强国征文丨打糍粑


  我的家乡在河南省信阳市光山县孙铁铺镇,在我小的时候,一到过年家家户户都要打糍粑。

  打糍粑的粑棍是木制的,两端呈圆形,被岁月的“河流”洗涤得光亮柔滑;臼是用坚硬的石头凿刻成的,约一米高、口径约半米。

  小年前准备打糍粑时,大人们便取出尘封一年的粑棍,洗净,放入水桶中浸泡。小时候,全村只有一个大石臼,轮到谁家打糍粑,大人们便忙乎着把沉重的石臼抬到谁家,小孩子们自然也就追去凑热闹。

  打糍粑是一个细致活儿,各道工序流水作业,既要速度、力度,又要配合默契。每年轮到我家打糍粑时,父亲便早早地挑回井水将糯米淘洗干净,然后倒进缸内,用井水浸泡八个小时左右。糯米泡好后,把甑平稳地放在锅上,把浸得白晃晃的糯米滤干倒进甑里。甑是打糍粑时专用于蒸糯米的蒸笼,圆柱形,木制的,也有竹制的,一甑大约可以蒸30斤左右的糯米。那时我们全村就一个木制的甑,大家轮流使用。

  母亲把粑棍和臼洗了又洗,然后往灶膛里架硬干柴。灶膛里的火熊熊燃烧起来,映红了半边屋子。锅台上的甑已是热气腾腾,整个屋子弥漫着糯米饭的香味。

  父亲一声:“米好了!”抱起甑朝堂屋走去。堂屋里已经洗得干干净净的石臼旁,早已围上了几个年轻力壮的汉子。在众人的帮助下,父亲将甑反扣在石臼上,将糯米饭倒入石臼之中。

  壮汉4人一组,操着粑棍向石臼使着全身力气,转着圈用力捣打着,直到将糯米打成一体,见不到米粒,发出“啪啪”的响声,糍粑便打好了。儿时我最乐于看打糍粑,那幸福的说笑声与带着节奏舞动的膀子,成了年节中一道永恒的风景。

  炸糍粑。(来源:作者提供)

  糍粑打好后,汉子们将粑棍用力插进糍粑团中,绕石臼转上几圈,糍粑团紧紧缠绕在粑棍上,他们合力将糍粑团挑起放到撒有一层米粉的木方桌上,然后用擀面杖把热糍粑擀平。糍粑不仅要擀得厚薄均匀,还要美观。次日,糍粑尚未变硬,切成大小差不多的方块。三五天后,将一块块糍粑装入水缸里,加入立春前的井水浸泡,吃的时候,再从水缸里捞出来,炸、煎、煮、烤均可。

  小时候我特喜欢吃烤糍粑,将糍粑烤得两面焦黄、鼓鼓的,那香味闻着就让人垂涎欲滴,掰开吃一口,外脆里绵,回味无穷。

  (作者: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退役军人事务厅军休中心军休干部 徐常根)

Copyright (C) 2016 zgka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喀什地委宣传部主管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91-2384777

中国喀什网举报热线:0998-2673718  2673715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新ICP备15003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