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穿大漠 沙海起宏图——S254线尉犁至且末公路建设掠影


  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 逯风暴

  6月30日,穿越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的S254线尉犁至且末公路将开通运营。近5年来,公路建设者们以“愚公移山”精神,战风沙、斗高温、建沙障,为塔克拉玛干沙漠再添通途。

  尉且公路航拍图。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 韩亮摄

   让沙山低头把洼地填平

  在沙漠中修公路,最大的挑战是沙。

  尉且公路全长334公里,其中沙漠段达307公里,绵延起伏的沙山是建设者必须攻克的难关。

  “全线有32处高大的沙山,同时还有28处丘间洼地,我们不但要挖平沙山,还要填满洼地。”中国交建新疆乌尉公路包PPP项目尉且公路项目经理王云飞说。

  最高的一座沙山近百米,挖方量达150万立方米,占整个工程挖方量的八分之一。

  为了攻克这只“拦路虎”,项目团队经过10余次“头脑风暴”,最终选定“三层推法+皮带机传输”施工法。沙丘顶层采用横推方式,沙丘中层采用斜推方式,沙丘下层采用纵推方式,通过这种方法,最大限度减少推运距离,提高工效。项目团队参照煤矿运输方式,设计出输送带,以沙丘底部作为输沙段,另一段延伸到填方段或弃土场,实现24小时不间断输沙。

  “即使这样,我们用40多台大功率履带式推土机整整推了150天,才彻底把这座最高的沙山削平。”王云飞说。

  从2017年10月到2020年9月,项目团队在两年多的时间里,终于在沙漠中推出一条300多公里的沙基,为项目顺利施工奠定了基础。

  斗高温战风沙坚守荒漠

  “2017年夏天,我第一次到线路现场考察,刚一下车,热浪就把我包围,脚踩在沙子上,脚底板烫得发疼,我感觉自己都成‘烤肉’了。”对于第一次踏进沙漠里的场景,王云飞记忆犹新。

  酷热,是项目建设者面临的一大考验。塔克拉玛干沙漠夏季地表温度接近70℃,大地吐着火舌,滚烫的沙子足以将生鸡蛋烤熟。

  有一次,尉且公路项目总工程师井文云把一颗生鸡蛋埋进沙中,过了1个多小时,鸡蛋被烤熟了。

  施工人员在摊铺沥青。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 韩亮摄

  高温之下,最艰苦的是沥青作业。沥青作业工人对夏天可谓“爱恨交加”,爱是因为沥青需要加热到一定温度才能铺设,一旦沥青冷却就容易凝固变硬,影响施工质量。气温越高,沥青就不容易冷却,从而保证施工质量。恨是因为大漠中“蒸桑拿”的感觉太难受。

  70℃的地表温度,加上刚刚从摊铺机上翻滚而下超过100℃的沥青,滚烫的热度从鞋底直透脚底板,即便穿着加厚鞋底的鞋子,施工人员的双腿也如浸入了火炉之中。“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太久,得一边干活,一边来回走动,才能稍微好一点。”井文云说。

  与高温相伴的,是风沙。每年3月至7月是沙漠里的风季,风起时,携带着沙尘翻滚而来,漫天黄沙遮天蔽日,能见度变低。“有时候都看不到路对面的人,没办法,只能暂停施工。”井文云说。

  “死亡之海”中,无水、无电、无信号,高温酷暑、风沙漫天,公路建设者就是在这种环境中坚守,一点一点蹚出一条大路。

  600里防沙障守护公路

  “要在沙漠中修路必须先固沙,否则流动沙丘会掩埋路面。我们边施工,边在道路两侧铺设芦苇草方格。”王云飞说。

  公路建设者借鉴其他沙漠公路防沙固沙的好办法,全线修建草方格防护工程,即在路基两侧铺设草方格,一是降低地表风速从而达到固沙目的、保护路基边坡,二是阻止风沙直接掩埋路基;在草方格外侧,再修建一两道防沙障,一是阻挡一部分风积沙,二是降低风速。

  工人们在铺设草方格。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 韩亮摄

  炎炎烈日,建设者们爬上一座座沙丘,将一捆捆芦苇背进铺设地点,摆放整齐,又一脚脚踩入沙中,形成一道绵延300多公里的壮观固沙带。

  6月27日下午,记者沿着尉且公路前行,道路两旁的草方格依沙丘走势绵延不绝,最宽处达到110米。近5年来,建设者们共铺设了5800万平方米的草方格。“把草方格铺设面积换算成里程,可绕赤道3圈。”王云飞说。

  “草方格”技术的应用,不仅能够降低地表风速,起到防沙固沙的作用,还可以截留水分,提高沙层含水量,有利于固沙植物的存活。

  随着公路的建成,两侧草方格里也长出了许多绿色的植物,有芦苇、风滚草、梭梭等,点点绿色,为“死亡之海”平添许多活力。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帕提曼.米吉提]

Copyright (C) 2016 zgka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喀什地委宣传部主管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91-2384777

中国喀什网举报热线:0998-2673718  2673715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新ICP备15003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