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叶城】叶之城—叶之脉

2016-08-02 12:43:00来源:中国喀什网 叶城零距离作者:

 

昆仑与帕米尔筋骨相连。原本就是一体的。从前的从前,曾经的曾经,世界人类一定是在这一带度过了童年期。人类原本是山民。华夏族人时常梦回故乡,醒来竟不知梦中朦胧之境是何处。岁月之尘遮掩了踪迹。然而,生命记忆之链切不断,祖先的痕迹一定还留存在我们的血肉中,用一种显得神秘的方式存活着,并且不时地暗示我们,老家就在梦里的那个地方;叶之脉,在山上,就在那座山上

顺着棋盘乡的棋盘河去棋盘千佛洞。

 

 

棋盘?不是汉语,据说是波斯语,音译,牧羊人的意思。挺巧妙,顺流而下,让双方听着各有味道。不知当年是何人这样命名。此人也许还受了地形的启发。大大一块平地,平白无故地闹出个巨大的河谷,就像老天的象棋棋盘,这河谷就是楚汉河界。

棋盘河自然就是棋盘乡民的大哥了。

哈哈!写到这里,我在心里自己跟自己笑了。叶城曾被人叫成哈哈里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则徐。有点趣味和意味吧?!当年,林则徐林大人莅临叶城检查指导工作,在日记中就把喀格勒克写成哈哈里克。林公有意思,聪明,好记,便于工作,还有那么点喜气,诙谐。林公还把疏勒县的亚甫泉叫鸭步泉。如果能按林大人的叫法一直叫下来,今天就会把叶城称为哈哈县,令人就会多点笑声。要真是这样,对改善我们严肃有余、活泼不足的社会生活也有所裨益。

到棋盘千佛}同了。

抬头仰望。

绝壁之上。

考古学家黄文弼的文字:我曾掘最北一洞,其底为千草与牛粪……为居民堆积柴薪及喂养牛马之所矣(《塔里木盆地考古记》)。

有那么一段时间,充满了历史与文化气息的佛窟成了乡民的柴火洞子,成了牛圈马厩。兴盛时红红火火奉若神明,衰败时冷冷清清视如草芥,兴与衰就构成了前史。今人怎样做到可持续发展呢?山一样沉重的问题。

洞下,我对人说,一说西天取经就想到唐僧。其实,第一次西天取经是在汉朝。东汉明帝派人到西天,用白马驮回了佛经和佛像,后来又有了洛阳白马寺——中国第一座寺院。

离这里不远,就是岩画。

岩画!先民的文字,记述,文献,艺术!几万年前的先民作品,今人看了还是心里一动。古老而年轻。就那么几笔,几条线,神似形不似,抽象与具象的糅合,说不清道不明。简单而复杂。艺术也可以是这样的,简单,粗狂或沉静,触动你的心。不用多么复杂。简单的就是丰富的。一个零,装得下宇宙;一组无穷大的数字,反而是不知所云。过于清晰的表达,对艺术来说,丧失了本应有的无穷大的空间,排斤了意识深处的朦胧和天地间的神秘,萎缩了自身。

叶城岩画!

叶城可真有历史呀!

叶城有岩画是叶城的福气,是叶城的丰富,是叶城的厚重。

叶城岩画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手掌彩画。五指大张,也像一张脸,像一个独立的生命体;像低语,像宣示,像呐喊,像述说……望着那张,心有所动,脑有所思。我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也不知道他究竟想说什么,只觉得他道出了千言万语,他是人的生命的另一种表达与存在方式先民的情绪,思绪,飘散过来,弥漫开来……

那是一片叶。

万年未落的叶。

叶之城!

城之叶。

一叶知秋。

一掌知叶城。

万年历史尽在掌中。

我甚至想说,那是万年前的掌上电脑。因为,那手掌含有太多的信息。

因为岩画,我看重叶城。

因为昆仑,我敬重叶城。

 

 

来到叶城的第二天,上昆仑山。从山脚到山顶,时间不长。昆仑,人类童年或少年的记忆。

中国人的梦,怎么都做不完的梦;中国人梦中的故地,怎么都忘不掉的故地;中国人梦中故地的萦绕,怎么都扯不断的萦绕。

也曾是中国人的文化骨骼,打不烂敲不碎的骨骼。今日中国人的体内还肯定有昆仑的钙质。

2000年春节,我在红其拉甫边检站的一间小屋里,被史学高山顾颉刚的一句话迎面猛推一掌:世界人类最古是在帕米尔商原繁衍起来的,以后,从这里分为去亚洲的、去欧洲的、去非洲的若干支(《中国史学入》)。

老实话,起初,半信半疑;后来,坚信不疑。

且以国人为例。中国人的集体潜意识中,尤其是早期中国人,把昆仑作为故乡,作为情感的寄托。中国神话,梦牵昆仑;中国文化,魂绕昆仑。从黄帝到西王母诸神,都以昆仑为靠山;从《山海经》到屈原《九歌》诸典,都视昆仑为生父万山之宗龙脉之祖龙山祖龙等等尊名雅号无不指向显现男根的那个汉字:祖。

昆仑还有名日玉山。

那就再看中国人的玉崇拜。

老外不理解,那不就是一种石头吗?!

美玉出昆仑。对玉的喜爱,仅仅是对石美的喜欢吗?不那么简单,也是一种深层意识中对故地对祖先的怀恋吧?!或者说,是这怀恋引发了对石美的欣赏。这怀恋,流淌在血液里,生长在骨肉中。只是众多爱玉者没有意识到,成为一种集体无意识。至少可以说,对昆仑玉的钟爱起源于情感上的怀恋。中国人的祖先崇拜源远流长。

我觉得,韩子勇的一句话说得是通古达今、通天达地:中华民族如同贾宝玉,是衔玉而生,而且是衔昆仑玉而生。

说出了中国人的心灵史,而心灵史源自于外在的一种真实。曹雪芹也许是冥冥之中得到了某种暗示:故地在昆仑!

他还说:昆仑也可能就是中华民族的祖源地,是中华民族的神山圣域。

人类原本是山民。从前,人类生活在昆仑与帕米尔一带。后来,其中的一支,一定是四散于昆仑,星布于中原,以昆仑早期文化为母,开创华夏文明。

最早生活在昆仑的祖先,与相邻的帕米尔的另外几支还发生过战争吧?!……

也许是地理上的原因,也许是始终没能离开昆仑文化乳汁的滋养,中国人在梦中始终不忘昆仑。老外淡忘了故地,老内却始终如一,不离不弃。

是的,只是传说,但传说有根,根在昆仑。

是的,只是野史,但野史有据,据在昆仑。

从上古时期开始,中原与昆仑之间就开始了玉石交往。这种交往从伏羲上古到孔子下古到文王中古(据《易系辞》之论)到电脑今古从未间断,犹如滚滚东流水千 年万年奔腾不息……

(哈哈,电脑今古,老茹首创也。玩笑)

在亮丽的丝绸之路之前,还曾有过一条靓丽的玉石之路。一块块美丽的昆仑石头连接起故地与游子的情感链条,弥散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思绪,实现了游子另一种形式的回归。

(面对玉石崇拜,面对昆仑玉,一些地方一些人争抢昆仑的说辞,显出苍白与空洞。实在是一种轻举妄动!市场经济意识创新意识也实在是强!)

原本就是一体的,原本就在地球的东方,原本就在宇宙间的那颗星球上……

昆仑是头颅,西北是上肢,东北是下肢,中原是上身,西半球是脊梁……

 

 

我们曾经由西向东,后来,又由东向西。

我们还将循环往复。

叶城,有太多的故事。

因为昆仑,叶城博大;

因为博大,叶城深远。

叶城,昆仑之叶。

叶城,新疆之叶。

叶城,中华之叶。

叶城,地球之叶。

叶之城!用宇宙的眼光看,地球不就是一座叶之城吗?!有可能还是唯一的。确定无疑的是,目前在太阳系是唯一的。

叶之城!太阳之叶。

叶之城!银河之叶。

叶之城!宇宙之叶。

看叶城,望昆仑;

眼观叶之城,远眺大宇宙。

叶城!保重!

叶之城!珍重!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叶城县

关于我们

Copyright (C) 2016 zgka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喀什地委宣传部主管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91-6788111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新ICP备15003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