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叶城】苍茫之水

2016-08-02 10:44:00来源:中国喀什网 叶城零距离作者:

 

作者/徐梅

叶城县东南部的宗朗乡,距离叶城约30千米,是宗郎灵泉的所在。

宗郎风景区被视为叶城县内最神奇、最具地域景观特色的旅游资源。主要有乌鲁克吾斯塘河蜿蜒而过。从湿地到山脚之间有一段约100~200米宽的荒漠,这片荒漠上生长着大片大片斑块状单一的灌木丛林——红柳,从高处俯瞰春天如大地上飞落了翠绿云彩,夏天则又转变为片片红云。沿途生长着苦豆子,这片湿地外侧是柔和而诱人的草地,草地上面散落着悠闲自在的牛羊和炊烟袅袅的草原人家。

 

 

这是水生动物和鸟类的栖息地,突然触摸到野兔子,可能会惊吓到你。听说还有草狐出没,那毛色赤黄,口吻尖突,耳短阔,尾长大蓬松,性狡猾多疑,昼伏夜出,隐藏随发的畜生,遇到危险则由肛门排放臭气以自保逃遁。一听说有狐,你便想起了由早期传说中的图腾而演化为男子的狐狸精。两汉以前狐狸的故事传于口头比较多,形成完整的记述比较少。魏晋南北朝时,中国志怪小说兴起并盛行,几乎各类志怪书中都有狐的传说。东晋郭璞《玄中记》记述:“狐五十岁,能变化为妇人,百岁为美女,为神巫,或为丈夫,与女人交接。能知千里外事,善蛊魅,使人迷惑心智。千岁即与天通,为体天狐。”东晋道人葛洪《抱朴子·对俗篇》亦云:“狐狸豺狼皆寿八百岁,满五百岁则善变为人形。”

 

 

草狐的典故点燃了你的兴奋点,于是目光便在那草丛间逡巡,希望看见一个幻化为妖媚女子的狐狸。这当然是你的痴心妄想了。在古典文学作品里和民间传说中出现的狐狸,怎么可能出现在现代社会的田野呢?即使出现,也仅仅是个见着人类便退避三舍逃之夭夭的动物,怎么会幻化成什么来满足我们的想象呢?而且,狐是可能会有的,但哪里就能被我们碰上呢。

那在公路两侧贫瘠的沙土地上茂密的连片生长的,是新疆极为常见也极其普通的野草——苦豆子。夏天,苦豆子们扬着一串串白色或淡黄色的花穗,密实地泛着淡淡黄色的花朵,散发着淡淡的一种苦涩的味道。它和它的同胞们多为结伴而居,有的密密实实的连成一片,有的三三两两相互依存。当风雨来临时,他们会互相依偎和扶持,共同抵抗风雨的肆虐。而在这秋天他已经义无反顾的将带有细小绒毛的叶片全部献给养育它的大地,枝头只挑着数条细长的轻盈的荚果,一阵清风吹来,就让他飘落在水利会滚落在尘埃里了。

苦豆子具有极高的药用价值和多种保健功效。现在,他们只是聚集在一起,宛若兄弟。在沿途看过了垂首的向日葵、收获的庄稼地后,突然看见着这生着的植物群落,不免让人诧异。

 

 

穿越这些就接近了灵泉。灵泉周围密布着近两米高的芦苇。秋风一吹,便泛出蒹葭苍苍的古韵。然后看见那些柳树。涯下四株百年古柳,盘根错节,成片的千年柳树林,使氛围变得幽深起来。周围的古树郁郁葱葱、蜿蜒盘旋、奇姿百状,有的像腾空而起的巨蟒,有的像伏地而卧的苍龙。古柳犹似龙盘地,造型各异,鬼斧神工,古风特盛。因为年纪大,树身显得怪异:部分粗大的树身几乎只残生半边身躯,到付在地面,几经扭转,树身又腾空而出,如盘蛇,但枝条却依然茂盛向上,葱郁苍翠,给灵泉增添了一份神秘感,好似走进了一副神秘的童话世界。还有杨树和柳树结伴而生,相依而生,相约而绿。表现出顽强而奇特的生命力。整个氛围,像梦境里曾去过的某个森林一样幽深寂静的空间。

穿过柳林,140余米的石崖赫然在眼前了。石崖上是宗郎码扎。麻扎的墓主,是伊拉克人莱依莱久白比兰德喀玛勒,公元910~1006年,信仰伊斯兰教的喀喇汗王朝同信仰佛教的阗李圣王朝发生战争,它是其中的“圣战牺牲者”。墓主生前马童的后裔做了谢赫,忠实的看守者宗郎的麻扎。

 

 

令人惊讶不已的,是从大面积砾岩表面沁出的清澈如珠的泉水。有人叫它泪泉,形象极了。

从崖体中渗出了道道泉水,犹如一条条水晶珠帘,在涯前悬垂着。而帘后的崖体,布满了绿色的苔藓。最靠右边泉水渗出的地方,露出了不知道什么植物的红色的根须,一根根一条条,拖拖拽拽,随水流摆动,煞是姿意。问朋友,朋友说是红柳根。涯下清泉飞流,终年不断,据说,这由崖体渗出的泉水夏季清凉透心,冬季温尔爽手。饮用该泉水在治疗不孕不育及保健方面有奇效。壁上曾有车轮大的两个草体汉字——灵泉,还挂有用汉文写的“泽及边吏”木匾和“有求必应”红色绸帐。不过现在都不见踪影。泉水四季长流不断,潺潺暖暖,汇流到下方不远处的约10米的2圣水池里,一池秋水清澈见底,鱼翔虫戏,微波荡漾,清澈宜人。粲然一池,若美女妙目横波。

 

 

坐在柳树下,望着水向低处蜿蜒而去,神思恍惚起来。不去想那万亩天然草场纵马飞驰的酣畅,也不去想在那金色鱼池垂钓或游泳的快意,更不去想闲暇之余约上三五个好友,在飞泉、古柳下小酌一番的惬意。单看这水的蜿蜒、曲折细腻,便觉得乐趣无穷。

水还在不停地流出来,像是一部未完的悬疑片,末了只留下一串串的思索。它从什么时候开始用这其妙的方式标榜自己不同于其他水的存在,又会在什么时候枯竭呢?看见这从山里渗出和流动的水,你才知道,水在大自然中会表现出不同的形式,如流水、秋水。这些水构成了丰富多彩的艺术空间。这水居然牵制着生命的诸多要素,他把原本毫无关系的人联系到一起,包括人生情节的安排、悬念的制造、期待的产生。他没有生命却是能够自发的运动,从山体内到外部,从高处到低处,从涓涓细流到一片汪洋。

 

 

水的自由流动千姿百态,成为水的最重要最迷人的一个特征,成为自然界一道壮丽的景观,因此也是类似于你这样的人重要的审美关照对象。而且,它还是人们情感的寄托,又是传达理念的载体。陪同告诉我们要是在七月来,那就正好是宗郎麻扎进行宗教活动的盛期,很多求子、治病、辟邪的着带着自己的夙愿来到这里座都瓦,布施,把小刀、佩剑、钱币、首饰丢金生水池,或者饮用泉水,祈祷借助真主的神力赐福免灾,帮助人们重建自己的乐园。深有节庆味道,地方风俗和民间礼仪活动展示得淋漓尽致——自然地理环境的多元性和生物的多样性,使这里成为园林休憩避暑的胜地和民族传统的祭祀活动场所。

 

人类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不管什么人,其精神总是需要一个立足点。人一天到晚忙忙碌碌,晕晕乎乎,但总有一个时刻是真的,人们选择了面对神明。在这个时刻,真实而虔诚。

爬上宗郎麻扎,向四周望去,有麻扎山下灵泉汇聚的观光游憩湖区以及面积较大的沼泽与湿地;烟波浩渺的宗郎水库修在半山腰上,水头落差达到64米的宗郎水电站;还有清流潺潺、涌动的人工渠。现在科技与文化创造的景观尽收眼底。

 

 

眺望山下万亩草场,觉得心旷神怡,无限的思愁都会在瞬间消失,视野飞奔到这一眼望不到头的绿色中,心身得到尽情释放。沿途的阿卡狄亚士庄园隐约在雾水中。在水的曲折和流动中,慢慢就形成了阿卡狄亚的田园世界。水安置了一篇宜人的景色——淙淙流水流经的地方,处处是成荫的幽谷、林空间地,是绿色的蔓延和生命的延续,是乡村在茁壮成长,是人类簇心的信念、浪漫的情节构造和不断地意义生成。

宗郎灵泉,它搁浅在我的记忆里已经很多天了。隐约记得那几天阳光里弥漫着一种迷醉的气息,仿佛是从水的清润里散发出的,又仿佛是那样的午后特有的。矮矮挤挤的苦豆子,密密匝匝的高过人头的芦苇,窃窃私语的红柳,奇形怪状的红柳,细弱但不绝如缕的的灵泉,有点甜腻而又杂糅的了腐败味道的生命气息,构成了深邃的景深,蔓延到你的所有午后。哪里自始至终飘荡着一种气氛——生命的原始拙朴的气息,彰显着一个主题——生机。你本身就是极爱水的。因此那水在你的想象力也融入了大量的音乐的元素,对应宗郎灵泉那样一个地方,你企图用冥想来清晰自己对那里的深刻感知。你觉得那是一个大自然组织的乐队自鸣得意演奏的美好音乐。那旋律一如往日的使你难以自己。

 

 

像还滞留在梦境里曾经去过的某个森林一样幽深空寂的空间里,一觉醒来,一切不复存在,只留下回忆与惶惑。飘荡着绮丽的氛围布满整个梦境。

宗郎灵泉,那个流动在苍茫里的水。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叶城县

关于我们

Copyright (C) 2016 zgka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喀什地委宣传部主管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91-6788111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新ICP备15003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