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超

2016-05-26 16:43:00来源:喀什地区志作者:

  班超(32~102年),东汉扶风平陵(今陕西兴平)人,著名军事家、政治家。少时家贫,“为官号书,受起以养老母”。少年时,即胸怀大志,“大丈夫无他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当时,北匈奴在西域争夺霸权,诸国不堪其苦,与中原内地的政治经济交往断绝。汉明帝永平十六年(73年),汉朝派奉车都尉窦固率1.2万兵马出击匈奴。班超遂毅然投笔从戎,到窦固部下任假司马。在蒲类海和伊吾大战中班超崭露头角,立下战功,深得窦固赏识。 

  永平十六年(73年)夏,窦固遣班超为使带36人出使南道诸国。其间,火烧鄯善匈奴使者驻地,智斩于阗巫师,威震南路诸国。不久,班超又率军从于阗越戈壁,直插疏勒国盘橐城,兵不血刃拿下了疏勒国都。班超废黜龟兹所立疏勒王兜题,扶原疏勒国王之侄榆勒为王,榆勒感激不尽,当众宣布改名为“忠”,以示对汉朝忠贞不仁。第二年春,东汉政府在西域重新设置了西域都护与戊己校尉。

  永平十八年(75年),北匈奴发兵再攻西域,焉耆、龟兹攻没西域都护陈睦,班超被迫困守盘橐城,与疏勒王忠互为首尾,以微弱的兵力艰难拒敌一年余。次年,汉章帝即位,下诏撤回派驻西域的官兵,关闭玉门关。班超奉命返回途中,疏勒、于阗的王侯、百姓抱马腿以劝阻,甚至以刀自刎劝班超不要丢下西域返京,面对西域各族人民的殷殷期望,班超毅然决定不回中原,遂重返疏勒。

  班超离开疏勒不久,疏勒即有两座城池叛降龟兹。班超返回后,立即设计诱斩叛军首领,稳定了疏勒政局。建初三年(78年)夏初,班超率领以疏勒国军马为主力的1万大军北征,攻克姑墨,扭转了被动形势。疏勒王忠一来忌惮班超在军民中的崇高威望,二来迫于龟兹、莎车诸国的压力,开始猜忌班超,萌生背汉自立之心,遂授意疏勒国都尉番辰叛乱。建初五年(80年),东汉朝廷派徐干率领1 000名汉兵来到西域协助班超,合力击溃叛军,擒杀了番辰,平息了又一场内乱。建初八年(83年),朝廷采纳班超建议,招抚乌孙等国的牵制匈奴势力南下,同时提拔班超为将兵长史,允许其以中级军职代行边塞大将之职权。

  建初九年(84年),莎车国暗降匈奴,班超出兵征讨。莎车王以重金收买疏勒王忠,忠见利忘义,发动叛乱,占据乌即城。班超当机立断扶立疏勒府丞成大为疏勒王,征调军队攻打乌即城。忠从康居求来援军,莎车国也伺机进攻疏勒。班超知硬拼敌不过三方力量,便利用曾与康居联姻的月氏王劝康居退兵,忠见大势已去,只好随康居军逃往康居。元和三年(86年)秋,流亡康居的忠又从康居借兵攻打疏勒国。班超巧施计谋,佯作应允忠投降,在忠前来赴宴时活捉了忠,并一举平定了疏勒国内旧贵族的叛乱,使疏勒成为抗击匈奴的稳固基地。

  元和四年(87年),为使丝路南道安全畅通,班超以疏勒为基地,联络于阗等国,集结2.5万兵马,形成南北夹击莎车之势。龟兹王闻讯后征集5万兵马,南下救援莎车国,双方在戈壁上摆开战场。龟兹、莎车的兵马两倍于班超,形势对班超十分不利。班超临危不惧,巧施连环计,故作惊惧害怕状,对部将说敌众我寡,半夜于阗军队向南撤,疏勒军队向北撤,以鼓声为号同时撤军,故意传播撤军消息,同时命手下士兵故意放松戒备,放跑几个龟兹俘虏传递证实撤军的消息。龟兹王果然上当,派8 000骑兵东线伏击于阗撤军,自己率1万骑兵往西北截断班超退路。半夜,班超军营鼓声大作,全部兵马向莎车国军营发动猛烈突袭,斩首5 000余,缴获马匹、财产、兵器无数,莎车王只得俯首投降。待到远在几十里外的龟兹王发觉上了班超的调虎离山之计,也已为时过晚,只得收兵撤回龟兹。此后,班超先后收服月氏等诸国。

  永元三年(91年),班超自疏勒发兵北上,原受匈奴扶持的龟兹、焉耆等国在失去靠山后,向班超投降,汉朝重新全面收复西域。是年十二月,东汉政府复置西域都护府,班超任都护,驻龟兹它乾城,徐干为长史,屯疏勒。

  永元四年(92年),班超离开生活了十七八年的疏勒,前往龟兹它乾城赴任。班超在疏勒,注意争取一切可利用的力量,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各族人民,最大限度地孤立和打击北匈奴势力,开通了阻断几十年的丝绸之路,发展了西域和中原内地的政治、经济、文化交往,恢复了农牧业生产,使人民生活得以改善和提高,加强了中央政府与西域各国、汉族和各少数民族的紧密协作与团结。永元十四年(102年)八月,班超以71岁高龄告别西域,返回洛阳,拜射声校尉。同年九月去世。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李俊梅

关于我们

Copyright (C) 2001-2015 zgka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喀什地委宣传部主管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1-85196540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新ICP备15003762号